黄坤宏

Menu

爱,在风中凋零

时光蹉跎了岁月,我却错过了你,季节遗忘了誓言,你却苍老了心怀,风霜淡忘了流年,你我,却在红尘里丢了彼此。

  不知从何时起,你我相望的眼眸,不再绵延成夜空里心动的痕迹,亦不知从几许起,你我契合的相知,不再翩跹成黄昏里飞舞的诗笺,是谁,淌落柔肠百结的心事,轻吟离歌一曲,心痕一缕?

  那一抹夜色,如水般格外美,不知,是朦胧迷离的月色撩拨了心绪,抑或是月光下起舞翩翩的双影绚丽了夜晚,当落寞惆怅着昨日的风景,你,却在我的梦里穿行。

  总以为,与你相遇,是应了前世一千次的擦肩一万次的回眸,与你相爱,是圆了佛前苦苦祈求了五百年的夙愿,与你相守,是遵凭了几世轮回里刻在三生石上泣血的约定。

  你我之间的这份缠绕,似乎是遗落人间的一段超越尘世的情缘,而我,便是那折翅的天使,落在你的怀抱孤独地舔滋着伤口,摄取微弱的温暖斑驳着今生的幸福。

  你说,会永远站在我一转身的距离,可这一转身,到底相隔多远?是一朝夕,或是一辈子?是咫尺,还是天涯?想来,那一世的红颜也只是个传说,没有永远的等待,也没有永久的痴迷,凡尘俗世里,谁能是谁永远的谁?

  常常,闻着你的气息一夜无眠,总想依偎在你的肩头撰写一生一世的佳篇,即便是临摹,也要描绘出世间绝美不朽的画作,好为彼此保留今生弥足珍贵的剪影,永不落幕。

  开始本是一份残缺,却奢望以完美的姿态去拥有去守护,一如手中的流沙,越是紧握,便越加速流失,手心里的残留悲凉得令人痛彻心骨,曾经说好绝不放手,却在疲倦无以支撑时,反反复复辗转彷徨,在蓦然回首间,竟已尘埃落定。

  烟雨红尘,有几番风流云涌潮落潮涨?有几度聚散离合伤情别苦?明知热恋于每个人,只是生命中短暂的盛放,而我,却固执的相信,彼此的深爱足以缱绻漫过一生,永无褪色,那些烟花一瞬的境花水月与你我无关,情无反顾一路流连,只为守望一份梦回经年的爱恋,创造一个遥不可求的奇迹,而那般轰轰烈烈的悱恻缠绵,终了,亦不过是一场风花雪月。

  若即还离的疏远,是有意的淡漠?是无心的冷落?当虚伪掩饰了真诚,当随性代替了执着,搁浅的,是灵魂深处的相知与默契,是执手风雨的相惜与珍爱;辜负的,是此生冥冥注定的遇见,是轮回中虔诚修渡的尘缘。

  曾深深地涉入彼此的世界,成为生命的一部分,无可割舍,动骨铭心,尔后,又重重地划下痕迹后决然离去,从此,淡了牵挂,浅了思念,尽管心总会莫名的疼痛,却能有多少爱可以重来?即便彻心地回味相思成痛的撼动,又有多少人能在原地等待?

  繁华逝去,花落成冢,在爱的回光里,让我为你跳最后一支舞,情沦心竭,裙袂淋漓,愁肠万转,舞尽一生美艳,舞断来世眷恋。

  也许是宿命,人世间的恩怨情愁终有定数,许是无意透支了那份浓烈,糜糜深恋覆水难收,捻醉了前尘过往,支离破碎,当时光拨弄记忆的琴弦,当离人摇曳起相思的风铃,爱,却已在风中,优雅得凋零。

— 于 共写了1162个字
—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: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